昨夜星辰恰似你。

关于

扩列,占tag致歉

如果可以的话扩列!

从前在贴吧混演绎三年,因为贴吧糟心给卸了。

现在想在QQ入全职阴阳师梦间集相关,可惜圈友太少没法指路。

如果愿意和我现原磨皮的话我也很开心!

圈名庄挽,企鹅2073177786。

cp杂食党,欢迎扩列,请求指路。

再次占tag致歉。

江山--意义不明的几句话

#对于这几天关注全是lx和半壁江山的一点感想
没有文笔
不站立场

‘’你也是这么想的?’’

刘邦没说话,只抬手把面前人颊边落下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捎带着揉了把臣子的头。

成功换来他一阵不大的挣扎和一句闷哼般的“别闹”。

反抗几下无果,反而被略高的君主搂得更紧后,韩信干脆放弃挣扎,一动不动任人搂着,只是唇线依然崩得紧紧的,望着地,一句话也不讲。

“好啦,”刘邦的声音冷不丁自头顶响起,语气倒同哄小孩儿无异“我说,别想了,反正她说的也不是真的。”

是或不是又与我何干?韩信正想着顶他一句,刚抬头便望见刘邦认真得有些过分的神色,不觉一愣,话也堵在了嗓口。

“重言,没有谁能比你我更清楚。”

“...

其实我真不能算什么合格的同人写手,写的几篇同人大概都是兴致来了写一点,兴致走了就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怎么说,我大概还是适合原耽吧,也不想蹭热度把原创换个名字就打上cp tag。

写文就图个开心,原耽对我这种小透明而言,就是费尽心思推敲好久的成果,没有一个人看,因为没有粉丝,而且个人原因,写原耽基本不打tag。

那又怎样呢,就算没有一个人喜欢我写的东西,没有人看过我写的东西,我也会一直写下去。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

短打

#照例没邦哥。

我这是在写同人吗。

啊呀随便啦管我什么事。


最后的最后,他又看到了那块冒着热气的荷叶饭,似有香气,可再闻,只有浓厚的血腥气充斥着狭小的布袋,眼前的世界开始崩塌,女人尖厉的笑声和竹枪刺破布袋直捅进身的疼痛都似乎离自己而去,双眼终是绝望合上。

罢了,再等不来他了。

其实,再没吃过当年那般的荷叶饭了,少年心性么,临死前竟想再尝一口当年的荷叶饭,里面终究是藏了什么,支撑自己在他身上,耗尽一生光阴。

但怕是再吃,也吃不出味了吧。


忽然清醒,像挣脱束缚般飘离地面。

长乐宫斜阳欲垂,染红了半边天。

他就在那铁笼边坐下,看着衣着华贵的皇后满...

负青灯

#如若撞梗实属抱歉,我删。

谁知道我在写什么,谁知道我会不会填坑。

没有文笔这种东西,我流ooc。

没有夜叉出场的夜青。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开个夜青车【划掉】


这么多小红心,猝不及防【捂心口】

不要脸地来求评论。


壹.


大江山的山脚下有一座破庙,破旧得看不出是哪年哪代的东西,大概是建在这大江山成为妖鬼们的聚集地之前。


鬼王酒吞事实上对这鬼王的头衔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感兴趣的东西大概只有酒和红叶,喔,现在大概还加一个他身边那个总爱聒聒噪噪的鬼将茨木,所以他呆在这大江山的日子极少,没事就往红叶那儿跑,而茨木,自然紧紧追随着他的挚友,山上的小鬼们不敢造...

所谓英雄迟暮,壮志难酬,大都如此

我思慕那样的江湖。 


失意的英雄仗剑归来,背后是似血的斜阳,疲惫的马蹄声踏破光芒,洒下一地斑驳。


 久无人烟的古道重又腾起满天沙尘,只见得瘦弱的马,不再锋利的长剑,和垂垂老矣的英雄。 在古道的尽头,是风姿不再的身影。


 很多年之前,他意气风发地离开这一方故土,以为一剑一马就可以为她圈刻江山时,他仰天长笑跨马而去时,她就是这样站在道旁,轻轻柔柔地笑着,什么也不说,为他挂上那柄长剑。


 在他走了很远很远之后偷偷回首时,她还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地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望着她望不见的尽头。


 她为他斟满一盏烈酒,为他...

没有邦的邦信

#我流ooc。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那不过是一个执念罢了。


白龙已是类神的存在,拥有千年的寿命和无尽的法力,而他韩重言,作为白龙一族的族长,历经这千年的洗礼,再怎么痴缠执着,也早看破世间这情情爱爱了。


紫毛的狐狸虽坐在这白龙的对面,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这口是心非的小龙,他饮尽盏里最后一滴桃花酿,回味无穷地啧啧嘴,快活得在月下桂树边的草地上打了个滚儿,连狐狸尾巴都现出来了,毛茸茸的一大把,白色滚了点紫边。


韩重言急了,越过来夺过狐狸手里紧攥的酒碗,扯了扯泛红的狐狸耳朵。


“我同你说话呢,你倒是听着呀。”


狐狸拍掉耳朵上的龙爪子,打了个好大的酒嗝。“...

嘲风

#去年的脑洞,付诸实践了。

没什么逻辑,历史和语文都不好的理科生,且博诸君一笑。

写文自己开心就好。

也许哪天会写完吧,也许。

如果和哪位太太撞梗了请指出,好删。

无巧不成书。抗日战争爆发了。

说起来当年率军北上是不幸也是万幸,虽损失了大半精锐部队,但如今的上京,已是日伪政府统治下一座死气沉沉的城,多数人早在日军进城前就逃亡去了。

但他没有。

班主是消息极灵通的人,在日军还未占领上京之前,他就知上京是呆不得的了,他通知戏院的人收拾细软坐船去台湾避难,怎想通知到嘲风那儿却卡了壳。

“我不去。”他攥着一块抹布像往常一般擦着大堂的桌子,连身都未转一下。

班主好劝歹劝,他就是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