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星辰恰似你。

关于

嘲风

#去年的脑洞,付诸实践了。

没什么逻辑,历史和语文都不好的理科生,且博诸君一笑。

写文自己开心就好。

也许哪天会写完吧,也许。

如果和哪位太太撞梗了请指出,好删。

无巧不成书。抗日战争爆发了。

说起来当年率军北上是不幸也是万幸,虽损失了大半精锐部队,但如今的上京,已是日伪政府统治下一座死气沉沉的城,多数人早在日军进城前就逃亡去了。

但他没有。

班主是消息极灵通的人,在日军还未占领上京之前,他就知上京是呆不得的了,他通知戏院的人收拾细软坐船去台湾避难,怎想通知到嘲风那儿却卡了壳。

“我不去。”他攥着一块抹布像往常一般擦着大堂的桌子,连身都未转一下。

班主好劝歹劝,他就是不听,状似木头人,最后班主终于急了,虽说嘲风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毕竟也是从小养到大的,把他留在这儿,可不就是寻死吗?

“嘲风,你当我不知你与那军阀婆娘之间的破事?你当男女情爱皆像话本子里写的那样?她铁石心肠弃了你逃去北平,你又何苦给她陪上一条命?听叔的话,跟大伙去台湾,娶个正经媳妇传了香火才是正事。”

他转过脸,眉眼间皆是坚定与平静,清澈的眸子里含了怀念的色彩。

“不,她会回来的。她叫我等她,我便等。我答应了她,就会等到她回家。日军来了,我也要在这戏院里等她,若我死了,我便在奈何桥边等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