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星辰恰似你。

关于

短打

#照例没邦哥。

我这是在写同人吗。

啊呀随便啦管我什么事。





最后的最后,他又看到了那块冒着热气的荷叶饭,似有香气,可再闻,只有浓厚的血腥气充斥着狭小的布袋,眼前的世界开始崩塌,女人尖厉的笑声和竹枪刺破布袋直捅进身的疼痛都似乎离自己而去,双眼终是绝望合上。

罢了,再等不来他了。

其实,再没吃过当年那般的荷叶饭了,少年心性么,临死前竟想再尝一口当年的荷叶饭,里面终究是藏了什么,支撑自己在他身上,耗尽一生光阴。

但怕是再吃,也吃不出味了吧。






忽然清醒,像挣脱束缚般飘离地面。

长乐宫斜阳欲垂,染红了半边天。

他就在那铁笼边坐下,看着衣着华贵的皇后满脸得意地迈出宫门,宫女太监神色如常,呼啦啦随着皇后退下。

没人再看一眼那一地鲜血。

仍不断有血从布袋中滴落,地下的血污慢慢扩大。

不知何时,宫门处已立着一黑一白两人,只见得嘴唇微动,声音却清晰入耳。

“韩重言,你的时辰到了。”

从铁笼上一跃而下,踩在地上轻飘飘的,一瞬间思绪抽丝一般剥离出身,浑浑噩噩。

再不回头。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