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你杯茶。

关于

南柯一梦

放飞自我,觉得我写的烂就不要告诉我啦!
没头没脑的一小段,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就把前文补上吧。
开头有借鉴注意。
破戒和尚注意。

…玄学,写完的那天晚上就有小和尚撩我。



我还要等一个人。
良辰美景,
喝一杯。

后来,江南的说书人口中多了个不知名的暗香弟子,夜半时分潜入禁城行刺杀之事,功成身死,以一己之力挽天下苍生于水火之中。
只可惜没能留下姓名,给江湖众人留下诸多猜测去了。

他最后一次擦拭了那把令他几乎视作生命的匕,郑重地亲吻它,然后把它,连同那沾了血的佩,一同葬在了归去兮。

他行过中原,行过江南。

他在中原的小小村落里,看得江湖举名的人物,原来也有斩不断的爱恨情仇。原来再如何武艺高强,威望深重,终也逃不过情之一字。

他撑伞走过江南的桥,昔日彻夜把酒纵歌的篷舟孤零零地靠在岸边。岁月腐断了桨把。他轻轻一碰,系舟的麻绳竟断了。他愣愣地看着那一寄扁叶在狂风暴雨中迅速地消失在茫茫烟波里,抓不住一声细不可察的叹息。


“听闻武当闻道长的桃花酿是一绝,只是不曾有幸尝过。不过无妨,等这些事都结束了,我们一同去金陵的酒家,我可不信闻道长的手艺能比过金陵的姑娘。”

他在余晖燃尽之际打马驰过金陵城门,却在片刻之后,调转马头奔入欢歌达旦的城。

他曾自负地认为时间足以让人心如死水,再多肆意妄为的念想也会终将沉寂。谁想一句故人朦胧的笑语,便足以令他心底燃起熟悉的火花,仿若燎原般熊熊而作,那些说出的,那些没说出的,都是烈火里的枯木,直欲吞噬了他才肯罢休。

他举起酒盏,倾倒入喉,行刺时都不曾有丝毫偏移的手如今却抖得不像话。辛辣的酒液滚了满面,他抬手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尽。
尽是谎话。分明金陵的酒又苦又咸,难喝至极。

伤痛并不会随着时间被抹平,不过是刻意绕过罢了。只是日日记起便日日疼着;不听,不看,不说,避开那处汨汨流血的地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然后在某个瞬间,直直望见心底大开的缺口。
像决绝地撕开伤口的疤。

醉眼朦胧间,他望见夜空中满天明亮的孔明灯,河中顺流浮动的祈愿河灯。
在他浑浊的眸中尽化作虚无的光。

他痴痴地伸手,似要抓住那光。

江湖之大,大到,处处皆是你啊。


几个踏青而归的云梦姑娘路过他的身旁,稍小的师妹看见了他,新奇地挥灯指向那家酒肆。
“你们看,那个暗香师兄,怎么戴了串和尚的佛珠?”

#独自走过来不及同行的路#

评论(2)
热度(11)

© 硝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