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你杯茶。

关于

我疼。
我要写一把死掉的沈大爷开心开心。









美梦大抵终究是梦。
话本里可都写着呢,恶盈满贯的贼子魔头终于伏法于正道少侠长剑之下,围观百姓无一不拍手称快。
百姓拥少侠而去,放火烧了恶人的尸首,暗暗道祝他永世不得超生。

他模模糊糊听到带着倒刺的长鞭裂风而过的呼呼声,却是奇怪感觉不到抽在自己身上的疼痛。面前狱卒逼问的声音似是而非,大概是前几日耳里被上了刑的缘故。
听不见,索性也不去费心辩识了。

会死吗?
他这么问着自己。

也许会吧,世事无常,因果轮回。
如今也是自己该偿还的时候了。

只是可惜...可惜...

狱卒见绑在架子上的人已许久不见动静,血在他的身躯上挂不住,滴滴答答在地上汇成一个小血洼。
“灌桶冷水来,老子不信这贼子不开口!”

极速下坠,跌落深渊。
他猛地扬起头,眼前极速闪过一幕幕快到发白的情景。
模糊中他看见了雪山高崖上那个独立的人影,他慢慢转过头。

让我,让我再瞧一瞧他的脸罢。

他哭了吗,他永远也不知道了。



“大人,这贼子死透了,该如何处置?”
“放火烧了,叫他永世不得超生。”

评论(2)
热度(1)

© 查无此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