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你杯茶。

关于

七夕贺文吧

我也不知道我在扯什么。






他的眼神淡漠,是千年不化的寒冰。
看向你的时候,却好像根本没在看你。
经年不绝的飞雪,终也养出了他冷若冰霜的性子。
他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相反,华山弟子的热情仗义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你触不到那堵墙,可你清楚地知道它就在那里,坚不可摧。

很多年之后的一个夏日午后,沈彻枕在轩然腿上,把他垂下的一缕长发绕在手指上玩,忽然就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
“你这几年会笑了,真好。”
轩然手持一古卷,连眼都不抬一下。
“谁说的,没遇到你之前我不也经常笑吗。”
沈彻却一脸笃定地站起来,抄起边上的蒲扇给他扇风。
“你那能叫笑吗?笑可不止在嘴,是眼神。你从前虽是嘴在上扬,眼神里头却一点波动都没有,冷冰冰的。”
“还是现在好,你开心或者生气,一望眼睛就望出来了。”

轩然瞥了他一眼:“那是,哪比得过沈公子,一个笑能笑出十几种味道来,迷得金陵城的女侠们团团转,一个个铁了心地要给沈公子丢了武艺洗手作羹汤呢。”

沈彻闻言赶紧更卖力地摇扇子,不动声色地在他怀里蹭了蹭。

“可是我只想为你团团转。”

评论
热度(7)

© 查无此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