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你杯茶。

关于

江山--意义不明的几句话

#对于这几天关注全是lx和半壁江山的一点感想
没有文笔
不站立场

‘’你也是这么想的?’’

刘邦没说话,只抬手把面前人颊边落下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捎带着揉了把臣子的头。

成功换来他一阵不大的挣扎和一句闷哼般的“别闹”。

反抗几下无果,反而被略高的君主搂得更紧后,韩信干脆放弃挣扎,一动不动任人搂着,只是唇线依然崩得紧紧的,望着地,一句话也不讲。

“好啦,”刘邦的声音冷不丁自头顶响起,语气倒同哄小孩儿无异“我说,别想了,反正她说的也不是真的。”

是或不是又与我何干?韩信正想着顶他一句,刚抬头便望见刘邦认真得有些过分的神色,不觉一愣,话也堵在了嗓口。

“重言,没有谁能比你我更清楚。”

“...

短打

#照例没邦哥。

我这是在写同人吗。

啊呀随便啦关
我什么事。

最后的最后,他又看到了那块冒着热气的荷叶饭,似有香气,可再闻,只有浓厚的血腥气充斥着狭小的布袋,眼前的世界开始崩塌,女人尖厉的笑声和竹枪刺破布袋直捅进身的疼痛都似乎离自己而去,双眼终是绝望合上。

罢了,再等不来他了。

其实,再没吃过当年那般的荷叶饭了,少年心性么,临死前竟想再尝一口当年的荷叶饭,里面终究是藏了什么,支撑自己在他身上,耗尽一生光阴。

但怕是再吃,也吃不出味了吧。

忽然清醒,像挣脱束缚般飘离地面。

长乐宫斜阳欲垂,染红了半边天。

他就在那铁笼边坐下,看着衣着华贵的皇后满脸得意地迈出宫门,宫女太监神色如常,...

没有邦的邦信

#我流ooc。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那不过是一个执念罢了。


白龙已是类神的存在,拥有千年的寿命和无尽的法力,而他韩重言,作为白龙一族的族长,历经这千年的洗礼,再怎么痴缠执着,也早看破世间这情情爱爱了。


紫毛的狐狸虽坐在这白龙的对面,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这口是心非的小龙,他饮尽盏里最后一滴桃花酿,回味无穷地啧啧嘴,快活得在月下桂树边的草地上打了个滚儿,连狐狸尾巴都现出来了,毛茸茸的一大把,白色滚了点紫边。


韩重言急了,越过来夺过狐狸手里紧攥的酒碗,扯了扯泛红的狐狸耳朵。


“我同你说话呢,你倒是听着呀。”


狐狸拍掉耳朵上的龙爪子,打了个好大的酒嗝。“...

© 查无此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