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你杯茶。

关于

此心安处是吾乡

狂草一个疯掉的沈大爷。
肯定是ooc了。





他掰过轩然苍白的脸,拇指轻轻抚摸师父失了血色的下唇,手劲之大几乎让轩然生了下巴要被他捏碎的错觉。

沈彻俯下身,在轩然耳边轻笑。真是奇怪,同样是笑,他偏能笑出二三月里的料峭寒风,割在人心里生疼。都这样了他仍不痛快,非得在里头搅和到还勉强带些温度的心头血都尽数结成一粒粒冰渣子才肯罢休。

他道:“你以为离开是这样轻松的事?你窥得了万圣阁的秘密,这方寸之外,想你消失的人太多了,可你还能走出这里吗?你甚至,都没法下这张床了呀。”

说到此处沈彻弯了眸子,亲亲热热地喊了句“师父”。分明是温热的鼻息喷在他颊,轩然的心却一点点沉了下去,周遭比多年前滚落的龙渊潭水还要冷上几分。

“师父,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我爱你可还没爱够呢。”

“师父,你说你不想见到我,说不再心悦于我,说自此恩断义绝。那我便等着,等到你又爱上我为止。”

“我最知道师父了,师父在此等情情爱爱上向来不是有长性的人,我们俩呀,你看谁会先熬不住?”

轩然长吸一口气,左肘试图向后撞墙泄愤,却被沈彻眼疾手快地拉住,顺便带起一片锁链被扯动的哗啦哗啦。

坐在床头的人紧闭了眼,咬着牙关从牙缝里勉强吐出几个字,连声音都气得发抖。

“嘶...疯子,你这个疯子!我当时在江南,怎么没直接把你打死!”

听到此处,沈彻脸上笑意更盛,几乎都要笑出泪来,只可惜轩然闭了眼看不到。
“我早就疯了呀,不疯怎么能爱上你这种爱我又弃我的人啊。师父,都是你把我,都是你把我逼疯的,你可得赔我呢。”













“师父,你我二人,自是我罪孽深重,不过无妨,这万丈黄泉,无间地狱,只要能记得你的音容笑貌,任它刀山火海,扑了便是。”

沈彻取下了支着窗子的棍儿,却无意间瞥见了窗外沉沉夜空里的一朗明月。
今儿原是中秋了。
他望着床上熟睡的人的侧脸,无端生了苦涩之感。
天下之大,却何处是吾乡。
只你而已。

评论(2)
热度(10)

© 查无此人 | Powered by LOFTER